毕业生代表李延武在2017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

 

尊敬的各位老师、各位来宾、亲爱的同学们:

  大家上午好!

  我是来自工程物理系的博士毕业生李延武,非常荣幸能够作为毕业生代表,在这里发言。

  十年前,我参加了本科生的开学典礼,那时候还在主楼前的广场举行。转眼间十年过去了,我们也即将毕业离去。我想,此时我们最重要的,是要表示感谢。

  感谢尽心培养我们的各位老师。我们经历过选题时的反复纠结、汇报前的惶恐不安;体验了好不容易有了想法,别人却早已发表的苦恼;遇到过马上就要有了结果,实验设备却莫名抽搐的辛酸。感谢老师们在我们几度接近放弃,又劝我们坚持;允许我们试错,又一次次指导我们走出泥潭。这个一言难尽的读博历程,将成为我们每一个人最珍贵的记忆。

  感谢陪伴我们成长的所有兄弟姐妹。感谢一步步教我们操作仪器的师兄,感谢自己还单身却在帮我们介绍对象的师姐;感谢室友,你睡觉时的呼噜声促进了我对于人生的思考;感谢一起办活动清理会场到半夜的小伙伴;感谢在场上给我传球的兄弟,希望你能忘了我的“坑”。我们会永远珍惜在园子里获得的所有友情、爱情以及亲情。

  感谢我们伟大的母校,以及默默付出的所有工作人员。我们在艺术博物馆领略了达·芬奇的脑洞,在综体“一二·九”第一次打上了腮红,在老馆为杨绛先生折叠了纸鹤。我们会永远怀念清芬的香锅、听涛的油泼、紫荆的川菜、万人的猪蹄,我们会永远怀念园子里的每一栋建筑,每一条道路和每一次日落。

  最近,我向很多前辈请教人生和工作的经验。他们和我谈到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“选择”。我们刚刚选择完自己做什么样的工作,但是未来我们依然会面临很多选择,大到人生方向,小到日常琐事。每一个选择,都有可能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。

  回想起来,关于选择,于我而言,有两句话印象最为深刻。

  第一句话,发生在2014年。当时我的实验已经做了一年多,却毫无进展,心急如焚。导师建议,把之前4米的管道加长到10米,于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搭好了一个上吨重的实验台架。一通电,实验结果异常地好。我欣喜若狂,一边歌颂导师的“英明神武”,一边继续做实验。随着实验次数的增多,我发现了一个规律,特别好的实验结果是随机出现的,10次里面出现了3次,跟闹鬼一样。但是如果只把这3次的结果拿出来,发文章也是够了的。我把这个情况跟导师做了汇报。我到今天还记得导师当时说的话,他说:“必须把所有的结果都考虑进去,即使做不出来也没关系。因为,我们要对真理负责”。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突然发现,原来是因为管道中有一根金属线没有固定,它的随机脱落造成了之前看起来极好的结果。当把这个问题排除之后,我们的实验才逐渐上了正轨。“对真理负责”,成为了我做科研的第一准则。

  后来我发现,“真理”并不仅仅存在于科研之中,每一件小事、每一个选择,都有真理的影子。也许我们穷尽一生所做的,不过是在纷纷扰扰的万事万物中寻找真理、辨明真理,进而坚守真理。“对真理负责”,还将继续提醒和约束着我。

  第二句话,来自于我们的校友,林炎志学长的一本书。上面有一篇文章,讲到1966年的时候,他受“文革”的影响,中途辍学去农村劳动。当时二十几个人睡一铺大炕,白天累得腰酸腿疼,晚上收工回来,很多人来不及洗脚倒头就睡,他当时只能坚持每天读书,这是他生存下去唯一的精神生活方式。那个时候没什么条件,他逮到什么就读什么。他拿着一本《赤脚医生手册》,把上千种中草药的名称背的滚瓜烂熟。就这样过了11年,1977年恢复高考。因为这11年没有停止过学习,他顺利考上清华。那个时候不知道“文革”什么时候结束,不知道结束后还能高考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得上,却还在坚持读书。他把那段11年的状态取了一个词形容,叫“没有个人功利的追求”。

  我发现,这种追求,是许多清华人的共有追求。我想起了徐銤院士,一辈子只做“快堆”这一件事情;我想起了创业的童之磊,像打井一样,即使打不出水也要“打出岩浆”来;我想起了无数在西藏、在新疆,在基层一线工作的前辈。一周之后,我就要去陕北的基层政府工作。也许当我们每一个同学都能抱着“没有个人功利的追求”毕业、离去、投入工作,我们就能为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和这个世界带来一种方向和希望。

  从2011年起,每年我都会参加在清华英烈纪念碑前的活动,那上面镌刻着43位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牺牲了的清华英烈。

  前一段时间有一个视频一直在朋友圈刷屏,平均年龄72.3岁的清华校友合唱团合唱了一首《我爱你中国》。他们中间有因抗日情怀选择航空的总设计师,有在新疆核试验基地隐姓埋名的将军。

  如果说,英烈纪念碑上,代表着的是20世纪上半叶,挽救了民族危亡的清华人。

  如果说,清华上海校友合唱团,代表的是20世纪下半叶,奠定了国家基石的清华人。

  那么即将毕业的我们,将要决定21世纪上半叶,清华人的篇章。

  面对选择,我想,怀着“没有个人功利的追求”,对真理负责!

  也许五十年之后,当我们已经白发苍苍,带着子辈孙辈回到母校,我们也能向前辈们一样,昂首走过东操的看台,大声向母校报告,“我们已经为祖国,健康工作了五十年”!

  再见了敬爱的各位老师,再见了亲爱的各位同学。

  再见清华,且看我们,杨帆远航!

  与大家共勉,谢谢大家!

 

更多 ›精彩推荐

最新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