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生代表唐城在2018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

尊敬的各位老师、各位来宾,亲爱的亲友们、同学们,

大家上午好!我是来自化学工程系的博士毕业生唐城,非常荣幸今天能够站在这里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。数载光阴如白驹过隙,我们总觉得毕业好像还很远,但一早起来,突然发现还没来得及吃遍每一个食堂、看尽每一处风景、话别每一位挚友,就要匆匆打包行囊,奔赴人生的下一段旅程了。时光在不经意间来了又去,被修剪过的主干道行道树又冒出新生的枝丫,变得郁郁葱葱;刚刚被刷白的二校门据说用了黑科技,从此不再担心变脏;在一年又一年“校强我弱”的感慨中,清华的QS排名已经进入世界前二十。伴着清华越来越好,我们也在不断成长,临别之际,内心充满激动和感恩。

此时此刻,请允许我代表2018届全体研究生毕业生们向学校和师长们表达最真挚的谢意。感谢芳华正茂、人文日新的清华园,在不断为我们营造更好的学习氛围与生活环境;感谢身正学高、春风化雨的师长们,在我们成的道路上指点迷津、引领方向;感谢志向高远、携手共进的同窗们,有你们一路同行,奋斗的青春才更有激情;感谢默默奉献、坚定支持的家人们,是你们给予了我们无畏前行的力量。而我,还要特别感谢在学生时代尾巴上邂逅的一段美好的校园爱情,使我今天能够在妻子的陪伴下参加毕业典礼,还能够实现抱娃参加博士答辩的小梦想。

我相信每一位同学在清华短短的几年,都有太多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刻,无论是过往还是将来,是清华园这个小世界里的爱和温暖孕育了我们无尽的梦想和希望。回想五年前,我选择留在清华读博的原因,是想多去探索些未知的东西,趁年轻,多闯荡。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,博士不能白读,一定要对周遭的一切始终保持旺盛的好奇心。

是好奇心,让我们打开了一扇又一扇充满未知和惊喜的人生大门。爱因斯坦说:“我没有特殊的天赋,我只是极度好奇。”新的知识领域和思维方式常常让我感到新鲜有趣,我也就在一路爱看热闹的跌跌撞撞中走进了石墨烯的世界。大家都知道石墨,如果把石墨比喻成一本字典,石墨烯就是字典中的一页纸,只有一个原子的厚度,有着非常优异的基础性质和应用性能。随着研究逐渐深入,我不禁思考,石墨烯能不能像吹糖人一样地无缝地构成一个立体的三维结构呢?如果可以,是不是能够更加充分发挥三维石墨烯材料的特殊优势?就在这样的好奇和摸索中,我逐渐确定了自己的博士课题,也有幸取得过一些微小的成果。现在的我非常享受每天在好奇心驱使下去发现新的有意义的方向,我相信好奇心可以带给我们惊喜。

是好奇心,让我们拥有了不懈追逐梦想的专注力和意志力。在日新月异的社会里,好奇心本身就是一种核心竞争力和宝贵的财富,它驱使我们去做一些选择,同时也给了我们改变和创造的机会。因为对宇宙的强烈好奇,和对探究太空的渴望,南仁东学长倾注了生命最后22年的全部精力、智慧与热情,只为建成世界第一大、水平第一高的射电望远镜。这座相当于30个足球场接收面积的“大锅”,能够接收到来自137亿光年以外的宇宙边缘的电磁信号,为中国开启了一道仰望苍穹的“天眼”,也把中国天文学带到世界第一梯队。在这些优秀校友的激励下,我也坚定了自己在学术的世界中不断好奇、不断探究的人生理想,这也促使我毕业后选择出国做博后,在能源材料领域继续修炼内功。

是好奇心,让我们对一生的事业永葆热忱和初心。人们常说,好奇心是年轻的标志。2016年,在意大利的石墨烯大会上,我发现了一位很特殊的老人,她全程坐在会场的最前排,专注地听每一个报告、认真地做笔记、热情地提问,比研究生还认真。直到她上台做了一个小时的精彩报告我才知道,她是美国科学院院士、工程院院士Mildred Dresselhaus教授,当时她已85岁高龄了,她非常自豪地跟大家说“I came here for science”。在敬佩之余不得不让人感叹,岁月丝毫没有影响她年轻的心和敏锐的思维。我所在课题组的创始人、清华大学2017年突出贡献奖获得者金涌院士已在化学化工领域工作58年了,从流态化工程到生态工业工程,再到化学化工科普,金院士耄耋之年仍在奋斗的路上,用对事业的热忱与初心扛起对国家的担当,是我们人生路上的榜样。

饶宗颐先生在《书法六问》里讲到“学书先求平直,复追险绝,最后人书俱老,再归平正”。在清华,我们学会了为学为人横平竖直的基本功;从明天起,我们就应当去大胆地追其险绝了。我们将带着过去这几年里塑造的优良品格、锻炼出的过硬本领、收获到的宝贵学识,踏上新的人生征程;我们向母校保证,我们将会用一生去诠释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的校训,用行动和奋斗书写无愧于新时代、无愧于清华人的华彩篇章。

最后,我想以梁启超先生的一句话与大家共勉——“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。前途似海,来日方长。”

谢谢大家!

 

更多 ›精彩推荐

最新更新